首頁 > 時政聚焦 > 國內熱點

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

2020-06-16 10:03:34 字號: A- A A+ 來源:人民日報

  堅持和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

  ——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頒布30周年國際研討會發言摘編

  “一國”原則

  在香港基本法中的體現

      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 譚惠珠

  維護國家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在任何時候都是“一國兩制”的首要宗旨。在中英談判時期,中方旗幟鮮明地提出主權問題不容討論,英方提出的“三個條約有效論”“主權換治權”等主張,都被我方嚴正拒絕,不作為談判的內容。在香港基本法起草時,如何保障“一國”原則的落實,是貫穿于起草過程中的一項重要工作。

  基本法的“一國”原則集中體現在憲法與基本法的關系、香港的高度自治權來自中央的授權以及特區不享有剩余權力等方面。憲法與基本法是母法與子法的關系。一個國家只能有一部憲法,基本法是憲法所允許的例外,不是什么“小憲法”,它只是憲法所允許的、規定了特區可以實行不同于內地的社會主義制度的一部全國性法律。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特區的憲制基礎,規范特區的憲制秩序,這個憲制基礎和憲制秩序共同指向了一點: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基本法的本質是授權法。根據憲法第三十一條,全國人大制定基本法,授予香港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給了的就有,沒給的就沒有,不存在“法無禁止即可為”或剩余權力。

  基本法的“一國”原則還體現在中央對特別行政區有創制權、組織權、監督權。比如,憲法第六十二條第十四項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決定特別行政區的設立及其制度。又如,香港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的有關規定指出,2007年之后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要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準或備案。這體現了中央對香港政治體制的創制權。再如,基本法第四十八條第八項規定,行政長官要執行中央政府就本法規定的有關事務發出的指令;第十七條指明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須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等等,都體現了中央對特別行政區的監督權。

  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是中央事權。國家安全關乎的是整個國家的整體利益,是全國人民的福祉,是持續的、長期的利益,不只是一時一地、一部分人的利益和安全,因此維護國家安全必須由中央擔起這個責任,地方要配合中央,而不是中央將維護國家安全的事權放任給地方處理。有意見指出,全國人大決定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為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是否違反了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當然不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是對特區的義務性法律要求,是特區必須履行的職責。這一條沒有排除中央可以自行從事任何維護國家安全的舉動,事實上它也不能排除中央在維護國家安全上的任何責任,因為國家安全是關乎包括內地居民在內的所有中國公民的利益所在。

  以基本法初心凝聚共識

  用法律維護國家安全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 韓大元

  香港回歸以來基本法的實踐說明,“一國兩制”是植根中國大地、具有濃厚中國政治文化底蘊,同時體現主權、和平、包容和開放精神的國家制度體系,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一項重要制度。“一國兩制”的提出與實踐回應了人類社會發展的期待,體現了中國人的智慧,豐富了人類文明的內涵,推進了人類文明的發展。

  香港基本法的初心和宗旨是維護國家的統一和領土完整,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兩者缺一不可。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是一個國家主權最核心的內容,也是基本法最核心的規范內涵。

  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是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直接延伸,維護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是香港回歸后基本法實施的核心任務。國家的統一、領土完整與香港的繁榮穩定相輔相成。

  基本法作為“創造性杰作”,從法律上解決了“一國”與“兩制”的關系,使“一國兩制”法律化、制度化。

  在基本法中,“一國兩制”是一個完整的概念,要始終準確把握“一國”和“兩制”的關系。“一國”是根,根深才能葉茂;“一國”是本,本固才能枝榮。“一國”和“兩制”不是平起平坐的, “一國”是“兩制”的前提, “兩制”是中國主權之下的“兩制”。

  同時,也要注意“一國”之下的“兩制”也不是平起平坐的。基于憲法第三十一條而在特別行政區實行的資本主義制度,不能挑戰國家主體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是全國人大作為最高國家權力機關,根據憲法和基本法,為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而采取的必要舉措。

  全國人大作出《決定》的根本目的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維護香港法治秩序與居民正常的生活秩序,切實保障香港居民的權利與自由。國家安全立法要懲治的只是極少數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分子,并且所有立法內容與程序嚴格遵循法治原則,在憲法、基本法框架內合理平衡自由與秩序、自由與安全的關系,把維護國家安全與人權保障有機結合起來,為基本法的全面準確實施提供有效的法律保障。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面對各種挑戰,我們要堅守基本法初心,使這部凝聚中國人智慧的法律繼續展現它的魅力,繼續為人類政治文明做出獨特的貢獻。

  港區國安法

  為香港的長治久安創造良好條件

  香港中文大學榮休講座教授 劉兆佳

  2020年5月28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壓倒性票數通過了關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這為香港構筑了一系列能夠實現長治久安的有利條件。

  首先,港區國家安全法可以大幅壓縮外部勢力在香港的活動空間,削弱它們干預香港事務的能力,減少它們聯同香港內部反對勢力在香港制造紛爭和動亂的機會。港區國家安全法可以阻止外部勢力把香港變成情報、宣傳、滲透和顛覆基地,不讓他們通過在香港扶植、培訓、資助、組織、指揮和動員反對勢力來發動“顏色革命”和各種紛爭和動亂。

  第二,在失去外部勢力的支持和保護下,香港反對勢力的政治能量會大幅萎縮,其在香港的社會基礎會愈趨狹隘,而其招募和培訓人員的能力也會不復從前。日后他們在香港的活動會受到越來越有力的法律約束和制裁,其政治前景也會越來越暗淡。

  第三,由于內外反對勢力的百般阻撓,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在香港回歸祖國后遲遲未能完成本地立法工作。港區國家安全法頒布實施后,將大幅減少反對勢力的政治煽動和動員能力。

  第四,港區國家安全法的頒布實施,充分表明了中央決心把中央對香港特區的全面管治權與香港的高度自治權有機地結合起來,更好地駕馭香港的政治局勢,更有力地領導公務員隊伍,確保香港特區能夠在免受內外敵對勢力的干擾下實行良好和有效管治。

  第五,自從中央積極發揮在香港事務上的主導作用以來,特區政府和愛國力量的士氣大振、斗志高昂。在新的政治形勢下,在愛國力量和反對勢力的力量此長彼消下,壯大和團結愛國力量的條件越來越有利,有志從政的香港人更會明白只有加入愛國陣營才能報效香港與國家。只有在一股強大的愛國力量支撐下,長治久安在香港才能實現。

  第六,港區國家安全法可以為在香港推進國民教育鋪平道路。國家安全教育除了讓學生和公眾明了他們在維護國家安全上的責任外,更可以提升他們對國家民族的認識和認同、增強他們的家國情懷。在越來越多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的家國情懷不斷強化的良好環境下,“一國兩制”在香港行穩致遠也就越有保證。

  最后,港區國家安全法的頒布實施,進一步鞏固和強化了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貿易和服務中心的地位,有利于香港的長遠經濟發展,更會加快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速度,從而達到香港的長治久安。

  “一國兩制”

  與涉港國安立法

  清華大學國家治理研究院院長 王振民

  2020年5月28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通過關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從國家層面開展立法,并從國家和特區兩個層面建構相關執行機制。

  香港很多市民用“期盼已久”“早該如此”來表達對中央這一重大舉措的贊同和支持。但是,那些“逢中必反”的人及其背后的勢力立即定性這是“一國兩制”的終結和“一國一制”的開始,是“香港的末日”。

  香港回歸23年來,只要中央依照基本法做任何事情,他們都說要搞“一國一制”了,損害高度自治了。然而,事實一再證明,每一次都是“一國兩制”的鞏固、深化和細化,香港依然是世界上自治程度最高的地方行政區域。

  縱觀世界各國,一國之內只有一個國家安全,無論什么地方維護的都是同一個國家的安全,因此也只有一套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然而,在處理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問題上,中央允許實行“一國兩制”,我們應該倍加珍惜國家的信任和重托,承擔起中央賦予的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

  構建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制度體系必須體現“一國”原則,滿足“一國”的底線要求。中央具有無可置疑的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所有權力,承擔維護國家安全的最高和最終責任,這是“一國”原則的基本要求。中央享有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制度并進行有關立法的權力,中央還有權直接處理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若干重要事務,并可以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處理維護國家安全的一些事務,中央給予監督指導。

  香港回歸23年來,中央很少就香港維護國家安全事宜實施立法、釋法,更沒有執法和司法,實際上把維護國家安全主要責任“拜托”給了特別行政區。

  然而,迄今香港沒有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使得香港內部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長期處于“不設防”狀態,成為國家安全巨大的漏洞和短板,嚴重危害包括香港在內的全國范圍內的國家安全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在國家安全遭遇重大、清晰的現實威脅并已經造成嚴重損害情況下, 從國家層面為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不僅不是“一國兩制”的終結,更不是香港的“末日”,而是“一國兩制”制度體系的發展完善,是香港年輕人未來所系,是香港的新生!既有無可置疑的緊迫性和必要性,也具有堅實、充分的法律和法理依據。

  中央主導、地方配合

  是維護國家安全的普遍模式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陳端洪

  全國人大授權全國人大常委會制定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相關法律的消息一經宣布,香港就有人驚叫“香港‘一國兩制’已死”,美國居然發動“五眼聯盟”指責中國政府“違反《中英聯合聲明》”。

  那些用《中英聯合聲明》來反對中國制定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律的人,不僅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找不到根據,更是誤解了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戰略構想。

  “一國兩制”本身與改革開放一樣,是鄧小平根據他對冷戰結束后國際戰略格局的準確判斷而提出的,其中包含著關于如何維護中國國家安全的新思路和新戰略。

  我理解,“一國兩制”戰略構想包括四個方面。

  一是用和平方式解決歷史遺留問題。“一國兩制”這一創造性方針,不僅推動了中國的和平統一進程,也為和平解決國家間歷史遺留問題及國際爭端提供了參考。

  二是通過實行“一國兩制”為改革開放創造有利條件,從而發展經濟,奠定國家長治久安的物質基礎。

  三是國家主體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但允許國內某些區域實行資本主義制度,比如香港、臺灣,這不僅有利于改革開放,也有利于提升我們的治理能力。

  四是在明確中央擁有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全面管治權的基礎上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法實行高度自治。

  英國17世紀的哲學家霍布斯認為,國家的安全或者國民整體的安全是個人安全的條件。那些攻擊中國全國人大關于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立法決定的言論不僅沒有跳出這一邏輯,反而印證了這個命題的有效性。談論香港國家安全立法問題時,很多人沒有注意到一點,基于這一點,國防、外交等就被歸于中央直接行使的權力。美國憲法中關于國家安全的規定依據的就是這兩項權利。

  中央主導、地方配合的模式,是各國國家安全的普遍模式。在聯邦制國家叫做聯邦主導、州和地方合作。個中道理很簡單,因為國家安全顧名思義就是以國家為指向目標的安全,國家由誰代表?當然是中央政府或者聯邦政府。但是,中央需要整合地方資源,協調行動。今天的國家安全越來越集中化、中央化,越來越整合起來了。

  為什么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領域,有人抵制中央主導、地方配合模式呢?由于習慣性的思維套路深深植根于香港社會,有人把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誤解為一道禁隔中央的“防火墻”,這完全背離了國家安全的本義,架空了“一國”原則。

  澳門維護國家安全

  的經驗啟示

  中山大學法學院教授 王 禹

  回顧澳門維護國家安全20年歷程,其經驗啟示主要有:

  第一,推進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建設是“一國兩制”的核心要義和保持特別行政區長期繁榮穩定的必然要求。“一國兩制”的初心是在實現國家統一的前提下繼續維護香港、澳門的繁榮與穩定。只有在保證“一國”的前提和基礎下,特別行政區制度才能運行順暢、行穩致遠。確保“一國”為“兩制”的基礎和前提,其中一個重要環節就是推進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建設。

  澳門特別行政區第2/2009號法律《維護國家安全法》在平衡和維護澳門基本法所規定的澳門居民所享有的各項權利和自由的情況下,根據澳門的實際情況,對危害國家安全的罪行作出刑事立法。2019年6月澳門立法會還通過了第13/2019號法律《網絡安全法》,該法律通過強化公共和私人機構營運的關鍵基礎設施的網絡安全,以維護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及社會穩定等重大公共利益。在國家安全案件的審判方面,2019年澳門立法會通過了第4/2019號法律,修改《司法組織綱要法》。這些法律落實了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所規定的自行立法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完善了以憲法和澳門基本法為共同憲制基礎的澳門本地法律體系。

  第二,廣泛開展國家安全教育是推進國家安全體系建設和筑牢“愛國愛澳”政治基礎的必要前提。通過開展有效的國家安全教育,加強國家安全新聞宣傳和輿論引導,可在全社會形成維護國家安全的強大合力。每年4月15日為我國的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開展國家安全教育,增強全民國家安全意識是澳門特別行政區推進國家安全建設的重要一環和必要前提。澳門特別行政區還通過多種形式開展國家安全宣傳教育活動,加強國家安全新聞宣傳和輿論引導,優化現有各項培訓課程的國情教學內容,強化國家意識、培養對維護國家安全事務的大局觀。

  澳門社會廣泛開展的國家安全教育,進一步鞏固和筑牢了澳門“愛國愛澳”社會政治基礎,為繼續推進澳門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建設提供了重要的思想基礎和必要的社會前提。

  第三,完善國家安全執行機制是防范外部勢力干預澳門內部事務、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重要保障。在當代世界,國家安全內涵和外延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豐富,國家安全已從政治、軍事及國土等傳統領域擴展至經濟、文化、社會、科技、信息和生態等非傳統領域。完善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就必須構建維護國家安全的體系和運作機制,使相關決策、統籌、協調、執行、監督和效果反饋等環節有機結合,從而妥善、依法、有效地維護國家安全和澳門的社會福祉。


標簽

本文鏈接:/web/news/gn/content_352671.shtml

責任編輯:熊燁

最后更新:2020-06-16 10:06:22

國內熱點
國際熱點
關于海峽之聲| 網站首頁| 節目時間表|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申請鏈接

本網站由海峽之聲廣播電臺主辦,版權歸海峽之聲廣播電臺所有 閩ICP備08101150號

地址:中國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園垱街15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郵編:350025

歡迎訪問海峽之聲網,建議使用IE內核瀏覽器、分辨率1920*1080瀏覽本網站

回到頂部

在线斗三公 股票短线操作方法 湖南快乐十分前三走势图 广东福彩好彩一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融资融券的门槛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 今日财经新闻股票 青海快三遗漏数据查询 联盈策略 浙江20选5计划 股票配资犯法 山东群英会每日预测 黑龙江体彩6十1开奖号历史 五分快三大小单双经验 2019年国家女篮比赛视频 七星彩头尾 广东11选五任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