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解碼兩岸 > 海峽快評

“罷韓”背后:民進黨不敢說的秘密

2020-06-14 17:19:02 字號: A- A A+ 來源:人民政協報

2020年6月6日,韓國瑜迎來了他人生的至暗時刻———這一天,他成為了臺灣省有選舉歷史以來第一位被罷免的直轄市長。

“罷韓”之于被標榜為“亞洲自由民主燈塔”的臺灣社會而言,無疑是一個笑話和鬧劇。當然,對韓國瑜這兩年在臺灣政壇的表現,也有人用“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來形容。客觀地說,這樣評價韓國瑜不算過分,因為韓國瑜的確不再一個成熟的政治人物,更不是一個完人。

然而,跳出臺灣看臺灣,人不難發現,“罷韓”背后,其實是民進黨在以全黨之力保護一個人。而這個人的任何閃失,又將影響整個民進黨內最大派系——新潮流系的榮辱興衰。而新潮流系的榮辱也會連帶影響蔡英文的執政根基和民進黨在臺灣的前途。

■“罷韓”早在去年就已埋下伏筆

其實,研究兩岸關系的人,對本次民進黨罷免韓國瑜并不感到意外。

自從2018年11月24日,韓國瑜擊敗民進黨對手陳其邁,當選高雄市市長,結束了民進黨在高雄執政20年的歷史那一刻起,民進黨籍高雄市前文化局長尹立便揚言“不會讓韓國瑜把高雄市長做到頭”。而尹立絕不是信口開河,他代表了高雄市前市長陳菊和整個民進黨的態度。

當去年3月,韓國瑜攜來勢兇猛的“韓流”,表現出有意與蔡英文爭奪2020臺灣地區領導人之位時,民進黨便正式拉開“罷韓”大幕,其中去年4月11日在臺“立法院”通過的一項人事任命案,也提前為日后“罷韓”埋下伏筆。

該人事任命案,也就是一直以來頗受島內詬病的、蔡英文任命在2018年臺灣地區“九合一”選舉中競選連任失敗的民進黨籍前云林縣長李進勇,出任臺當局“中選會”主委一職。

根據臺灣的“法律”,臺“中選會”主委一職的任職資格,必須是沒有政治傾向的無黨籍人士擔任。而李進勇是徹頭徹尾的民進黨籍官員,顯然不合乎要求,其任職更屬有違臺灣所謂“憲政”體制。既然明知違法,蔡英文為何寧愿背上破壞民主罪名,也要讓李進勇進“中選會”?

一位接近民進黨中央決策層的人士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透露,讓李進勇進“中選會”,蔡英文原本有兩個考慮,一是全面阻擊韓國瑜2020選舉,二是為選后罷免韓國瑜高雄市長埋伏筆。

上述人士表示,在2020年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方面,早在去年4月,當時島內對大選各方態度還不明朗的情況下,蔡英文就對韓國瑜參選做出三個設想:一是,韓國瑜被全黨擁戴參選的情況。對這種情況,蔡英文的處理方案是,指示李進勇和“中選會”,在11月份最后公布參選人之際,以民進黨和它的附隨組織掌握的韓國瑜“黑材料”和韓國瑜在法院有各種未定的官司為由,宣布韓國瑜不符合參選人資格,打國民黨一個措手不及,助力蔡英文勝選。二是,國民黨分裂,同時出現幾個參選人的情況。這樣的情況,無論誰最后代表國民黨參選,蔡英文都能勝出。這時的李進勇和“中選會”按兵不動,等到選后配合民進黨罷免韓國瑜的高雄市長。三是,國民黨全黨團結,但是民進黨掌握的韓國瑜“黑材料”和法院官司不足以取消韓國瑜參選資格,則蔡英文將啟動第三套方案——讓李進勇利用“中選會”掌管對全臺的選務特權,在投票、開票環節動手腳,保證蔡英文勝選。

“讓蔡英文沒想到的是,第二種情況出現了,2020選舉還沒開始,國民黨就分裂了,所以李進勇的角色就成了如今配合民進黨罷免韓國瑜。”上述民進黨人士坦言,李進勇和“中選會”在此次“罷韓”問題上,存在程序硬傷,“按照臺灣的‘選罷法’規定,罷免縣市長,需要在被罷免人任職滿一年才可以啟動罷免,但此次‘罷韓’卻是從去年就啟動了聯署。嚴格地說,這樣的聯署票數應該不被認可,但正是李進勇主導下的‘中選會’硬生生地通過了‘罷韓’程序,讓罷免在一片質疑和反對聲中順利通過。”

不僅如此,李進勇和臺“中選會”,明知疫情期間籌借“罷韓”投票場所有難度有風險,卻出人意料地嚴令高雄校園和行政機關出借場地,并公然稱“不借,我頭剁下來給你”。

■民進黨舉全黨之力保一人?

蔡英文和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當下臺灣,一切盡在民進黨掌控之中,且國民黨已出現“小黨化”傾向,民進黨緣何還要緊盯著“罷韓”不放?一位林姓民進黨籍前高雄市官員一語道破,“‘罷韓’與韓國瑜在高雄揭弊反腐有關。”

據這位林姓前高雄市官員透露,韓國瑜去年在高雄開展一系列針對前任政府的反腐和揭弊工作,多個案件已經確定牽涉前市長陳菊和多位民進黨大佬,且這些案件目前偵查已經有了眉目,近期即將移交檢調部門。此外,還有部分韓國瑜團隊于去年移交的案件,也將于近期起訴,“因此民進黨必須趕在高雄市政府移交案件和檢調部門起訴之前,把高雄從韓國瑜手中奪回,才可能撤掉相關案件,保住陳菊的名聲,保住新潮流系,也才可能永久地把高雄眾多弊案的蓋子繼續捂住。”

這位林姓高雄市前官員表示,民進黨在高雄市經營了20年,陳菊本人就在高雄浸淫了12年,可以說,高雄市從里長到市府高層的各層級官員,幾乎清一色都是民進黨和陳菊培養的人。而民進黨在高雄長期執政,也讓高雄弊案累積成堆。除了臺灣當局每年給高雄市數百上千億元新臺幣撥款用于發展高雄外,高雄市近些年借債超過了3000億新臺幣,“撥款越來越多,負債越來越多,高雄市民卻發現自己越來越窮,城市越來越破。”

這一怪現象直到韓國瑜正式上任后才弄清楚基本梗概:近20年來,高雄大小工程基本上都存在隨意立項、隨意定價問題,眾多工程和項目承包,也不像其他地方那樣走招標程序,而是由高雄市政府指定承包商來做。而這些承包商絕大多數都是民進黨大佬或與民進黨“立委”、黨工、高雄市政府官員有裙帶關系,民進黨新潮流系大佬多人與高雄市政有勾連。據國民黨高雄市議員組織的預估,民進黨在高雄執政20年,有高達數億新臺幣的巨額資金因貪腐而流入私人腰包,數額之大、漏洞之多,讓人觸目驚心。

因此,當韓國瑜去年公布其2020競選宣言,專門提出徹查高雄多年弊案時,民進黨和陳菊感到憂心忡忡。據臺灣媒體揭露,那一時期,陳菊幾乎每周都要從臺北悄悄跑回高雄,指導其子弟兵如何反制韓國瑜,其中“罷韓”就是反制手段之一。

“在臺灣,表面上看,1號人物是蔡英文,但事實上臺灣最有權勢的人卻是陳菊。”民進黨一位前副秘書長表示,由于陳菊是當年的“美麗島事件”當事人之一,在黨內地位很高,甚至高于陳水扁,而蔡英文在陳菊面前只是“蔡小妹”而已。

“從陳水扁下臺,到蔡英文選黨主席,再到2012年、2016年兩次參選臺灣領導人,每次參選前蔡英文都是先向陳菊請示,請陳菊出來參選,自己做幕后支持者,每次都是在陳菊明確表態不參選,并表示全力支持蔡英文參選的情況下,蔡英文才出來參選。可以這樣說,無論黨主席還是領導人,在民進黨內,任何沒有得到陳菊支持的人最后連初選都不會通過。”這位民進黨前副秘書長還以2012年和2016年臺灣地區選舉為例表示,當時黨內都有“天王級”人物和蔡英文競爭,但最終在陳菊出面力挺蔡英文后,那些“天王”都知難而退。“再比如,去年賴清德出來和蔡英文競爭,原先全黨支持率最高的是賴清德。然而,在陳菊出來公開表態支持蔡英文的當天,賴清德黨內的支持率便一落千丈。在陳菊勸說下,最終賴清德放棄競爭,并轉而支持蔡英文。雖然賴清德作為民進黨新潮流系大佬,他當時一肚子氣和委屈,但在陳菊面前也只能忍氣吞聲。”

這位民進黨前副秘書長表示,論交情,陳菊和賴清德親如姐弟,遠比陳菊與蔡英文關系親近。且陳、賴都是民進黨大佬,又都執政南臺灣,他們還同屬民進黨新潮流系,是新潮流系南派的一姐和一哥。相對于賴清德,蔡英文與民進黨淵源不過10余年時間,也不屬于民進黨主流派系。

既然陳、賴之間關系頗深,且2020選舉之初,賴清德在黨內支持率又遠遠高出蔡英文很多,最終陳菊為何選擇支持蔡英文而非賴清德?上述民進黨前副秘書長透露,陳菊考慮的是自身安全和民進黨未來,她要永遠捂住韓國瑜想要起底的高雄眾多弊案的蓋子。

“在陳菊看來,如果韓國瑜當選臺灣領導人,一定會把黑幕重重的高雄弊案一個個揭開。退一步說,即便韓國瑜沒有當選臺灣領導人,只要他繼續留在高雄市長位置上,都會對陳菊和民進黨新潮流造成威脅。陳菊知道,如果2020是賴清德而非蔡英文與韓國瑜比拼,就算賴清德當選臺灣領導人,以陳菊對賴清德性格的了解,此人雖有‘臺獨’傾向,但在操守上比其他民進黨人要清廉。因此,如果賴清德一旦當選臺灣領導人,在社會壓力下,很可能要求臺灣檢調機構秉公查辦高雄眾多弊案。而一旦有關部門真的調查高雄,高雄是經不起調查的,最終必然把陳菊和民進黨新潮流系那些見不得人的事曝光在大庭廣眾之下。”這位民進黨前副秘書長說,要知道陳菊是民進黨的一面旗幟,是民進黨的象征。如果高雄弊案被揭露,陳菊必然倒下;而陳菊倒下,就會有一大幫新潮流系人士倒下,因為新潮流系有相當一批與高雄弊案脫不了干系;新潮流如果倒了,民進黨和其政權就要倒。“別忘了在民進黨政權結構中,無論臺當局的各部會首長,還是臺灣目前最有油水的公營企事業單位的負責人,80%以上都被新潮流系把持著。因此,陳菊的安危決定新潮流系和民進黨的榮辱興衰,要保住民進黨必須保住陳菊。”

這位民進黨前副秘書長表示,陳菊選擇蔡英文,主要原因,一是蔡英文比賴清德更好控制,在沒有陳菊同意下,蔡英文根本不敢觸碰高雄弊案。二是蔡英文和賴清德比,在執政風格上,賴清德更多的是玩陽謀而非陰謀,但蔡英文恰恰相反,其手段更強硬、作風更獨裁、更會玩弄權術和陰謀詭計,也更敢于公然違反民意,破壞制度。

“此外,因為蔡英文沒有過行政經驗,尤其是缺少縣市長的歷練,在執政方面更多倚重于陳菊。加上一路走來,如果沒有陳菊加持,蔡英文不可能有今天的位置,因此,在臺灣權力結構中,蔡英文更像是‘提偶’。”這位民進黨前副秘書長說,正因為上述原因,蔡英文才為了保護陳菊和保證高雄弊案不被揭開,不僅在最近“中常會”公開動員全黨參與“罷韓”,更決定再次“違憲”,擬讓陳菊去擔任應該由沒有政治傾向的無黨籍人士擔任的“監察院長”一職。“本來高雄民眾對臺灣監察院調查高雄弊案充滿期待,如今卻可能出現被調查者將出任“監察院長”的笑話,這樣的事,全臺恐怕也只有蔡英文才敢這么干。從這一點就不難明白當初陳菊為什么支持蔡英文的原因了。”

■“罷韓”再次暴露“藍營”分裂

2020選舉和本次“罷韓”,再次展現出民進黨的空前團結。

而反觀國民黨方面,不僅2020選舉四分五裂,本次“罷韓”事件中,藍營表現也再次讓人跌破眼鏡。除了部分“韓粉”還一如既往支持韓國瑜外,從國民黨中央,到高雄之外的國民黨14個執政縣市的縣市長,幾乎沒有人站出來替韓國瑜打氣助威。不僅如此,甚至還有不少國民黨人還站出來對韓國瑜說風涼話。

民進黨和國民黨之間,在臺灣的斗爭沒有意識形態斗爭的問題,也不是你來我往的爭奪執政權斗爭,其實核心和本質應該是“獨”與“反獨”斗爭,中間本不該有灰色地帶。

從表面看,民進黨“罷韓”,雖然有保護陳菊和高雄弊案的算計,但民進黨此次“罷韓”以“光復高雄”,意義不亞于蔡英文連任,畢竟高雄對于綠營有指標性意義。同理,韓國瑜去年從民進黨手中奪取高雄的執政權,其意義卻遠遠大于獲得臺灣地區領導人之位。因為,在臺灣人眼里,撼臺灣地區領導人之位易,撼高雄執政權難。2000年至今的20年內,國民黨曾兩次奪得臺灣地區領導人之位,卻始終沒有人能從民進黨人手中奪取高雄執政權,直到韓國瑜的出現。

唇亡齒寒。當“罷韓”出現時,很多國民黨縣市長和國民黨政治人物做了一個普通看客,但臺灣媒體前天披露,蔡英文在贏得選舉后,民進黨正在醞釀一場地方奪權計劃,這項計劃就是要通過“罷免”方式奪取國民黨執政縣市的領導權。而2年前民進黨主導修改的“選罷法”,降低罷免門檻為如今已經完全執政且擁有完全行政資源的民進黨實施這一計劃打開了方便之門。有島內媒體和分析人士表示,“罷韓”是民進黨奪權斗爭的第一個,但絕不會是最后一個,剩下的14個國民黨縣市長未來都可能面臨他們的“罷韓”行動,而如果要避免下一個“罷韓”,國民黨必須團結。

標簽

本文鏈接:/web/strait/a/content_352622.shtml

責任編輯:夏蕾

最后更新:2020-06-14 17:20:58

關于海峽之聲| 網站首頁| 節目時間表|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申請鏈接

本網站由海峽之聲廣播電臺主辦,版權歸海峽之聲廣播電臺所有 閩ICP備08101150號

地址:中國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園垱街15號 郵箱:[email protected] 郵編:350025

歡迎訪問海峽之聲網,建議使用IE內核瀏覽器、分辨率1920*1080瀏覽本網站

回到頂部

在线斗三公 股票的涨跌和什么有关 投资理财平台前10名 后三组选包胆必中 陕西体彩11选5 能赢真钱的麻将 南京哪家配资公司好 股票分析师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 江西快三哪里可以购买 好运快三基本走势图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举例 黑龙江22选5玩法 赛车计划2手机版下载 郑州期货配资网站 河北快三走势图今天 广东十一选五玩法中奖规则